Welcome To
乐频的个人网站——Le Pincn's Presonal Website

易道 第一章至第五章

书名:《易道》

作者:强哥

第一章

时间:素纪元年830年

地点:鸿蒙道

人物:世间人

相传有形者,生于无形。夫有太易、太初、太始、太素。现在的时间是素纪元年830年,而这已经是世人已知的第七个素纪元年了,据代代相传,每一个素纪为10万元年。

这个故事,便是从第七个素纪元年的开端开始的。

鸿蒙道,从来没有人知道这条路是从哪儿通来,也没有人知道这条路通往何处,据说鸿蒙道是连接神间和人间的一条通道,可是从来没有人走到过尽头。

奇怪的是,就在这条路上距埠阳城约五千里远之外的一处路边上有一个简陋的茅棚,棚子的旁边有歪歪斜斜的那么三间茅屋,只有一个老者在此居住,为过往的行人提供加了盐的大碗茶水谋取生资。

埠阳城,乃天下重镇。世间最有名的交通要道——鸿蒙道,便是穿城而过,而埠阳城的南北两侧均为巍峨高山,南为鸿山,北为蒙山,两座山均高耸入云,常年云山雾罩,相传寻常百姓只要入山三分之一处便会迷路,有些本事的人也不过半山腰,更平添几分神秘色彩,因此埠阳城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可以说是扼天下咽喉。可谓是老天眷顾,百姓安康乐业,埠阳城内现有人口百万之巨,平常更有东来西往的客商在此聚居,更是热闹非凡。

可也说来奇怪,由埠阳城往西,近万里之遥竟无任何村庄,更无任何镇甸,因此我们前面提到的那处茶棚便显得格外突兀,对普通百姓来说也显得更是重要了,近十余年间内,就连埠阳城内的百万人口对那处茶棚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不过,没有人知道这老头的来历,也没有人知道这老头是从什么年月开始在这儿营生的,众人只是知道,在这么遥远的路上,还有这么个喝茶歇脚的地方为大家提供方便,也就没有人细想那么多了。不过,今天与往常不同的是茅屋里突然多了一人,是一个穿着朴素布衣的年轻男子,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一看就是普通农家人中的孩子。外面茶棚里的人好奇,纷纷向屋内张望,而屋内两人也不避讳,看少年的样子,像是在听老头的谆谆教诲,不多时,少年便从屋内走出,与老人道别踏步而走了。原来这少年的名字叫做魏小强,这少年便是自西向东而来,看样子是去埠阳城无疑了。但少年心中却是清楚的很,他的目的地根本不是埠阳城,而是距此九万八千里以外的易素山。

易素山又名堒虚之境,不论是易素山还是堒虚之境,名字的来历已经无从考究。但易素山的位置却是到了尽头,绕过这座山往东再有两千里就是东海流波,而这中间却是没有镇甸,只有几处零星的村落,多数以打鱼为生。鸿蒙道便是从距易素山五里以外的山脚下斜着蜿蜒而过。

易素山之所以闻名于世,主要是因为有一个万年大派——“天道宗”于无数万万年前在此开山立派,广收门徒。说到广收门徒,天道宗的收徒方式可谓是最特别,也是普天之下最宽松的门派了,其他门派都是千挑万选才从万人中挑一,而天道宗却是敞开门迎八方来客,来徒必收。而派内对这些新进之人却也一同对待,不论你是贵为王爷还是普通草民都是一样对待,但是后期各人的修行领悟却是各不相同,尊称及地位也就慢慢发生了变化。

时光飞逝,忽忽又到了一年之中开派收徒的时刻,魏小强也于今日来到了山脚下。天道宗开派收徒仪式明天开始,仪式过后便是正式收徒。而这也是天道宗一直传承下来的方式。说到开派收徒仪式,其实就是当派掌门宣读一本经书,据说该经书有经天纬地,莫测之威,但是能够真正读懂的人却是凤毛麟角,而且奇怪的是听宣读经书的时候会让人产生昏昏欲睡的感觉,就算是强忍着没有睡过去,仪式完毕后,众人却是什么也不记得,记忆就像是被人取走一样,只记得来到此处的那一刻,后面的就全部忘记了。而且,天道宗在正式收徒前都会提醒众人,如果在听取经书的过程中昏睡过去了,就不要跟随上山修行了,因为昏睡过去就表示基本无任何修行天份,上山后也是苦捱岁月。但是仍然往往有些许心中不平之人,硬是要再试一番,但往往数年之后结果都是一样,自己落寞而回。

这次开派收徒,还是和往年一样,人山人海,魏小强也是早早找了一处容身之地坐好,为即将到来的仪式做好准备。这时只听从远处传来三声钟声,瞬间整个世界瞬间都安静了,因为仪式开始了。

只听远处栩栩声音传来:“夫道德仁义礼,五者一体也。道者,人之所蹈,使万物不知其所由。德者,人之所得,使万物各得其所欲。……”不一会功夫,魏小强便见周围有人昏昏欲睡,说来也奇怪,有的人却看上去精神的很,根本没有什么困意。魏小强正在这胡思乱想,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周围近千人的范围内就只有他一个人还睁着眼睛坐在那里好像在认真听。

突然一声悠扬的钟声响起,仿佛从梦中把他拉回一样,却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第二章

方今之世,正道大昌,邪魔退避,但自古以来,凡人无不有一死,可世人皆恶死爱生。再加上修真门派的林林总总,诸般秘宝法器,无意中显露的雷霆之威,御剑而行,更平添了凡人对修行的几分向往。

据说天道宗的当代掌门名叫遁天,人称遁天真人,道号遁天子。相传这遁天根本就不是这个素纪的人,具体他活了多少年月,多少岁数更是无人知晓,还是相传,这遁天原本为一介书生,原名李进。在而立之年终于考中,但是却天意弄人,悍匪见他突然发迹,想来定有朝廷恩赐,一群悍匪便在一个月黑风高夜悄悄潜入到他的家中,最后却是没有找到任何金银财宝,不料在临走前被妇人发现,情急之下悍匪将妇人杀死,为了不把事情暴露,他们索性入屋想要将李进也一并杀死,在身中两刀重伤情急之中,李进跳入屋后的河中,顺河漂走了。至此杳无音讯,悍匪找遍了整个上下游也没有看到人影,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至于后面李进是如何踏入修真之途的却是无人知晓。

这天,天道宗掌门遁天,按照惯例,对入门新人做开坛讲法:“……夫人之所行:有道则吉,无道则凶。吉者,百福所归;凶者,百祸所攻;非其神圣,自然所钟。……”。

魏小强正在浑浑噩噩的听着这些不知所以的经法,突听天空传来一声划破长空的啸音,之后紧接着便看到一身穿青色道袍,面有紧急之色的青年男子御剑而来,顿时场中之人纷纷望去,只见该男子站在台阶处向一长老级老者汇报着什么,只见该老者面色却是顿时阴沉了下来。青袍男子似是得到了老者什么指令,向场中望了一眼,便匆匆离去了。遁天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终于又过了两个时辰讲法完毕,后面的过程却给人感觉像是草草收场一样。

只见刚才老者恭敬的站在一扇大门前,从远处的天空看去,这扇大门竟然是一条道路的尽头,而这条路竟也是通体白玉。大门两旁有高达近千丈的圆柱,只是这圆柱的粗细百人合抱怕是也不能合围。这时大门缓缓打开,竟是从里面飘出了白色雾气,老者似是对这雾气极为渴望,但终究还是忍住了内心的欲望。老者快步向里走去,恭敬的站在殿堂内,只见殿堂的正中央赫然坐着的正是开坛讲法的遁天,而殿堂的两旁的位置也纷纷坐满了人,一眼望去,每边有三人,两边共有六人。老者深吸一口气,这是他拜入天道宗以来,第一次享受这样的“待遇”,于是恭敬的大声说道:“内门弟子李虎拜见掌门真人!”

“刚才听你师伯说,杏花村发生命案,而且还是全村被屠,仅有一小孩幸免于难?”遁天缓缓问道。

“回禀掌门真人:是的,刚刚您在开坛讲法的时候,弟子的徒弟季全向我汇报过了,那个幸存的孩子也正是被季全救下并带回来的。”李虎回答道。

遁天好似预先知道一般:“哦…,那你喊那季全进殿吧,我要当面向他询问些事情。”

李虎一怔,还是回答道:“好,弟子这就喊季全进殿”。

不多时,季全便来到的殿中,众人均全部看向他,季全不免感觉紧张,毕竟除了师傅,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和门派内的首座们说过话,就连这个道德殿更是以前从来没有来过。

就在季全发愣之际,只听掌门真人遁天向自己问来:“你就是季全?”

季全道:“回禀掌门,弟子正是。”

遁天道:“你且听好,将杏花村的事情如实讲来,不可有任何遗漏!”

季全道:“弟子今天一早奉师傅之命,去往埠阳城中寻找魔刀门落脚点,在御剑途径杏花村时,弟子无意中低头看去,却是猛然间发现原本祥和安逸的杏花村怎么突然黑烟浓滚,似乎遭了大难。所以弟子没有多想就御剑进村一看究竟,没想到弟子看到的却是一片狼藉,似是昨天晚上刚刚被屠了全村。弟子本欲完成师命返回门派后再将此事向师尊禀报,但是却是在临走之际听到有微弱的啼哭声,弟子这才发现,全村就剩下了这么个不到十三四岁的孩子。弟子看到这个孩子全身受伤,估计是这个孩子受伤后昏迷过去后凶手落下的。而师傅常常教我修道之人要胸怀仁慈之心苍生之念。所以弟子就先行带着这个孩子返回门派了。”

季全说完后,不曾想众人却是面面相觑,竟是无一人开口说话,却是大为尴尬。

这时还是遁天打破了寂静说道,“啊…!原来如此,你和你师傅暂且先行退下吧”。于是,李虎和季全纷纷告退。过了片刻,遁天道,“各位师弟怎么看待此事?”

只见座位上方刻有“刑罚”二字的一位说道,“回禀掌门,我看此事非同小可。其一,这杏花村在太师祖时有百姓感我天道宗之恩赐而聚居在此建村以来,已有亿年之久,还从未有发生过诸如类似的惨案,而且就门下弟子反馈回来的影像可以看出,这是一出赤裸裸的挑衅,就手法来说像是失踪了很久的杀生门所为。其二,从近年来看,各路魔道纯纯欲动,更是听说他们已经远在百万里以外的蛮荒隔壁中建起了一处庞大魔道圣地,而且此次屠村又是发生在我们天道门广招弟子的时刻,不免让人联想。其三,当年魔教的主力三大派阀就是魔刀门、杀生门和血煞派,这两门一派便是当时纵横江湖多年的魔教主要派阀。最近有江湖传言,听说杀生门的当代门主是一个不出世的人才,短短万余年间便将杀生门一门的实力恢复到当年魔教全教的实力,甚至更有人说他们在蛮荒隔壁中建起的那座庞大的魔教圣地就是由这杀生门一门所建,而魔刀门和血煞派不过是顺带沾了下名声而已。现在又听说埠阳城中出现魔刀门的人,想必是那魔教定有大动作,而这些人一定只是魔教的探子来充当炮灰的。”

崔师兄和我所想基本一致,不过眼下还是先将新入门弟子安排好再说吧。而那个被救的孩子就直接让他和新弟子一起修行吧,就不要让下山了,免得他见景生悲。遁天面无表情的说道,众人看去却也不知掌门心中到底所想为何。

众人点头称是,就此别过。

第三章

魏小强刚刚领上基本的修行物品,就被人带到修行住宿的房间,心里想天下第一大派就是不同凡响,连住的地方都是一个人。心里正这样想着,看到院子里空荡荡的,屋子的对面还有一间房子,却是没有任何人居住。心生好奇,便来到观看,不料门却没有打开,反而被门上的禁制回弹,正好跌落到院子里。不料还没有起身,就听见又有人来,原来是有人带着一名新弟子到此安顿。

入夜,山风寂寂,魏小强本无睡意,想着自己一定要出人头地,让老爹不再受地主恶霸的欺负。正想的出神入化,不料却突然听到阵阵哭泣之声,寻声看去,却是对面屋子里传出来的。魏小强疑惑的去敲了敲门,两人尴尬一笑,互相道了姓名,却也是算相识了。山中无岁月,只当是亲兄弟一般对待了。

原来这人名叫苏飞羽,正是杏花村中唯一幸免于难被天道宗救的孩子。两人基本是同命相连,话题投机,聊得甚是得心。你来我往之际,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兄弟。

而这苏飞羽的修炼资质明显高出魏小强太多,竟是后来者居上,反而是苏飞羽给魏小强时不时的指点一二。

山中修行枯燥无味,这天魏小强不知是从哪儿弄来一条小狗养了起来,苏飞羽倒也不反对,反正院子里有厨房,平日里都是他俩搭伙做饭吃,后来渐渐的竟是由魏小强一人做饭,原来,魏小强虽然于修行一途天分不高,但是的这生火做饭的本事却是无师自通,渐渐的,做的饭菜竟然连周围几个山头的无人不知。后来苏飞羽也乐得清闲,由他一人鼓捣。

果然,不出半年,这喂养的小狗便在美味佳肴的伺候下,长到了竟有一人多高的大黑狗,魏小强平日里只管叫它大黑。这大黑不知从哪儿学的本领,每天几乎不见狗影,但是一到饭点必定是早早的趴在狗盆边等着魏小强给他做的美食。吃完后根本不用撵,必定不见狗影。

这天魏小强蹲在门口,手里拿着门派发给每一位新进弟子的基础功法《素经》入门篇苦思恼想,《素经》一共分五个阶段,第一阶段便是基础入门篇,主要就是让修炼者打基础。第二阶段是进阶篇,主要是让修炼者能够驱物。而驱物这个词,在修真界中是个如雷贯耳的境界,因为它代表了你已经真正的踏入了修真的行列,而最基础的入门篇,其实也只是让人比普通武林强者要厉害一些罢了。进阶篇,是让人真正的脱离了凡人的阶层,真正的让人能够上天遁地,御剑而行。第三阶段是高级篇,而这个阶段在修真界更是有个分水岭——化神。而到了这个阶段,其实就不能称之为修真了,因为一旦化神成功,就代表着半只脚踏入了修仙行列。第四阶段是问鼎,这个阶段代表的是,完全的进入修仙行列。一旦达到问鼎,人的寿命可以说是非常悠久的。而据说,天道宗的当代掌门是化神大圆满境界,已经于三千年前就传言半只脚踏入问鼎境界的修为了,但是至于问鼎后面是什么境界,世间之人却是无人知晓。

魏小强的思绪正在“神游”,胡思乱想之时,却不知苏飞羽已经站在院中看他过了许久。魏小强回过神来后,讪讪笑道说,真不好意思。

嗨!咱们兄弟俩,客气什么呢!不过,我看你思考认真,不知你现在到了什么境界了?苏飞羽问道。

哎….还什么境界呢!咱们两个这都入门修炼三年多了,我这入门篇第二层还是在你的帮助下上个月刚刚突破。这你还不知道啊?!我的资质不像你那么好,你看你现在都到了第8层了!魏小强失落的回答说。

别悔心,师傅说了,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有的人确实一开始很慢,但后来者居上,后面的成就不可限量。苏飞羽安慰道。

这时,魏小强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一样说道:啊!今天你怎么有空过来和我闲聊呢?怎么没有去修炼啊?

苏飞羽笑着说,嗨!我这不也是遇到瓶颈了嘛,好久没有任何进展了,正想出来走走,看看有没有契机。这不就看到你在这儿冥想。

魏小强抬头看看了天,说道:现在时间还早,你我来到天道宗都3年多了,还从来没有好好玩玩,要不我们去山里转转吧。

山风寂寂,两人正值年少,不觉间就来到了一处人迹罕至之处。此时,两人商议,不如打些野味来烧烤,也算是圆了儿时的梦想。不多时,两人就逮到了两只野兔和几只不知名的野鸟。魏小强也开始生活烧烤,苏飞羽也没有闲着,虽然于修炼一途天赋异禀,但是在生火做饭上就像是一个呆子,全由魏小强指使安排。魏小强的厨艺也真是没得说,不一会的功法就香味四溢,两个“恶鬼”恨不得立时要把烧鸡拿来吃了。

苏飞羽也早就是口水直流,只听魏小强说好了,便见一个手影,一整只烤鸡就出现在了苏飞羽的手上,没想到这小子为了吃,竟使出了修真入门篇的绝学——引力术。魏小强摇头直笑,但是自己也没闲着,顺手拿了烤好的一只野鸟吃了起来。吃着吃着,魏小强突然想了起来,刚刚他在准备烧烤食材的时候,就发现有个鸟的肚子里有个黑黑圆球,但是刚刚忙着做饭了,没有拿来细看,这时自己从怀里拿了出来,仔细的看了起来。这个圆球足足有蛋黄那么大,通体乌黑,几乎没有任何纹理,似玉非玉,似石非石,不知是什么材质,但是拿在手里分量却不轻,不知那只鸟怎么吃下去的,也不知道那只鸟吃下去后是怎么活到现在的。魏小强不打算再继续看下去,本想扔了,但是转念一想,好歹做个纪念。于是就顺手又放回了怀里。

两人在山间游玩了一整天,回到住处已是繁星满天。互相道别,各回屋内继续修炼了。

魏小强,坐在床上,顺手又拿起了白天那本《素经》,正看了一页,便觉索然无味,顺手又从怀里拿出了黑珠细细观察。这时,魏小强却突然发现,黑珠的表面竟然有一些纹路,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白天没有看到,但是心中却是吃惊不小。仔细观察着纹路,这个纹路像是刻画了个什么,但是由于纹路太浅,看不出什么,索性也就不再观看,顺手将黑珠放到了枕头下面睡去了。

生活一如既往的向前,修炼也一如既往的进行着,唯一不同的是,魏小强的命运正在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被改变了。

第四章

不知过了多久,这天魏小强收拾屋子,突然从枕头底下翻出了黑珠,但是令他惊讶的是,原来不太清晰的纹路,竟然变得异常清晰,上面刻画的竟然是金木水火土,而且不只是文字,更有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及各自的形态还有一些不知就理的一些含义。而这时,魏小强却突然一阵困意袭来,等自己醒来,竟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不知名的空间。而在这处空间的正中央竟是悬浮着一块巨大的玉碑,而碑上所刻的经文竟然就是《素经》!但是碑上的素经显然不是自己平时看的,而这个素经显然是完整的,从总述,到结尾都有。魏小强就着经文读了起来,边读边修炼。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眩晕,竟是又出现在了自己的屋子里,而黑珠正安静的落在自己的跟前的地上。这时魏小强竟然欣喜的发现,自己竟然突破第二层了。魏小强不知道刚才经历了什么,不知道是不是黑珠造成的,所以又拿起了黑珠,左看右看,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魏小强不再想,但是这次却把黑珠放到了自己的怀里。

到了晚上,四下无人,魏小强又想起了白天的诡异事情,不觉又拿起了黑珠仔细观察。竟又是一阵困意袭来,自己又来到了那处空间。这次魏小强没有再去看玉碑上的经文,他决定四下看看到底有什么奇异之处。于是他仔细回想了一下,确定自己并不是在做梦,确实是自己来到了一处空间,只记得,当时盯着黑珠观察,突然一阵困意,等自己醒来,就是这个奇异的空间。看来这个奇异的空间真的和黑珠有关,但是到底自己是怎么进来的,这个还得好好的研究一番。

魏小强心里想,自己正在观察着的这个奇异空间,从进来到现在感觉大概也就是过了三个时辰,这时感觉一阵眩晕,竟是又回到了屋里,黑珠也静静的躺在桌子上。

就这样,魏小强白天修炼,晚上研究黑珠,差不多近一年的时间,总算把规律摸索了出来,原来这黑珠里面内含天地,只要盯着黑珠,摒除心中杂念,就可进入到黑珠内的奇异空间,但是这也并不是随时都可以做到的,只要进入过一次,必须要等待六个时辰才能再次进入。

而黑珠内的奇异空间似乎有着扭转时空的能力。每次魏小强进入到奇异空间后大概在里面最多待上三个时辰,这时便好似有一股排斥之力,硬是将自己送出空间的外部,不过,就算是魏小强不愿意在里面待那么久也不行,因为自己还没有找到进入空间后能够随时出来的办法。不过这对于魏小强来说,似乎并不重要,因为魏小强发现,自己在奇异空间里待上三个时辰出来后,外面的时间竟然只过去了一个时辰,也就是说奇异空间内有扭转时空的能力。时,便是指的时间。空,指的便是空间了。不过,虽然黑珠有着不可思议的能力,但是也并不是没有缺陷,自己每次进入奇异空间后,黑珠便自行掉落到地上,这样如果哪天自己在奇异空间内部,黑珠却突然被人拿走,自己的处境岂不是非常危险。但是魏小强现在也无计可施,只能每次自己在进入之前就找一处安全所在。

就这样,魏小强白天一如既往的修炼,晚上魏小强进入奇异空间,时光如梭,一晃竟又是三年过去,魏小强这时也已经长成了一个俊俏的少年。令自己欣喜的是,自己也终于在不久前突破了入门篇第九层。这时,魏小强不觉一笑,想想自己笨的真是可以,苏飞羽早就在三年多以前人家就已经修炼到了第八层,自己整整修炼了六年多,而且这还是有三年的时间是在奇异空间里度过的,换算下来,自己整整修炼了十二年才达到了第九层,现在苏飞羽想必已经突破入门篇了罢。

魏小强也不气馁,自己知道自己资质不好,但是好在命运眷顾,自己拥有黑珠,自己一定能够修炼出成果来。这天魏小强像往常一样正在修炼,天空中却出现一阵千里传音,自己来到天道宗这么多年,只是听说有千里传音,不过还从来没有遇到,今天可算是见识到了,原来在下个月的时候宗门要进行弟子比武大赛,据说这是宗门每十年一次举行的新入门弟子的比武大赛,盛大的程度,连掌门遁天都会全程参加。

可见,每十年一次的新入门弟子比武大赛,天道宗是多么的重视。当然,这也和宗派的发展有着必然的关系,天道宗正是每十年要从新进弟子中选拔修炼人才,这样才能源源不断的保证宗门的发展和延续。

同样,苏飞羽也自然听到了千里传音,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见面谈论着,苏飞羽已经早在一年前就进入了第二阶段驱物的境界了,自然心里比较高傲而且也看得出来跃跃欲试。反观魏小强就不一样了,基本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根本就提不起兴趣。苏飞羽也理解,安慰道,没事的,小强,这次不行就当是见识一下嘛,以后还有机会的嘛。

魏小强心里明白,但是还是笑着点点头。因为,门派之中所有人都知道,资质好的人,往往势如破竹,一举突破驱物境界,代表着真正踏入修真行列。而资质差的人,往往停滞不前,荒废一生也大有人在。而魏小强很自然的划到了资质稍差的那一类。

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很是孤独,一个人自己面对着未知的世界,一个人面对着未知狰狞的黑暗,每到这个时候,他总是难以抑制自己莫名的情绪激动,有着一丝冲动,有着一丝不为所知的狂热,忍不住竟会有杀戮的感觉。

魏小强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是嫉妒?是恨?还是莫名的无助而有的悲愤?不过幸好,在两年前,他在奇异空间的碑文上竟是发现了一段经文可以使人心境平复,每当自己心情激荡的时候,魏小强便会修习这段经文。

魏小强之所以,修炼进展缓慢,其实除了自己的资质不好以外,还有就是门派发的《素经》里面所写内容竟然和碑文上的内容有不同之处。其实这也没有什么,换做旁人,可能也就修炼过去了,但是魏小强却是极为认真,不想明白不会修炼,这也一来二去大把的时间就耽误了。再说,他也无法考证到底哪个是对的,哪个是错的。所以更是无头的思绪。

第五章

气质具,未相离,故曰浑沦。

浑沦者,言万物相浑沦而未相离也。

域外沼泽,是当今世上最隐秘的秘境之一。而长生门就是在域外沼泽建有秘密基业。

长生门当代门主,几乎没有人知道具体详细来历,更是无人知晓样貌和道行。有的只是流传在坊间的一些传说,而这些传说中留下来的只有一个名字——魔刹。而且长生门中更是人才济济,当代门主之下,有四大分舵和两大护法,四舵分属东南西北四方,依次分别为杀舵、生舵、极舵和魂舵,而两大护法基本常年驻守于长生门最隐秘的基地——域外沼泽,据说这两大护法的实力比起四大分舵的实力有过之无不及,但是却从来没有在外出现过,有的只是两大护法的名字:噬血和噬魂。

此时,域外沼泽中,阴云密布,细雨延绵,而在这片沼泽的一处常年毒雾弥漫的的地方,竟然有一座黑色的大殿,大殿的最内里有一座高耸入云的高塔,在这高塔内背手而立站着一个男子,男子的前面竟然有一个白珠,而这个白珠如果魏小强看到的话,必定心神震撼!因为这个白珠除了颜色是白色的外,根本就是现在他手里的黑珠一模一样!

此时,魔刹站在白珠面前,面无表情,像是在和什么人做着交流,突然,魔刹表情似是极为痛苦,但很快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原来,白珠并不像黑珠一样,内里另有乾坤,但是它的内里也有一块玉碑,碑上所刻同样也是《素经》,但是却是素经的后半部分。而黑珠里面的玉碑上所刻的是《素经》的前半部分。

原来天道宗的创派经书《素经》竟也是不完整的!

黑珠是内含天地,并且在里面有逆转时空的能力。白珠虽然没有内含天地,也没有逆转时空的能力,但是白珠却是有本源和定神术。

定神术是突破问鼎,达到下一阶段才能稍加理解和修炼的。此术极为强大,可定身、定魂、定神、定天地运转、定时光岁月、定星河流转、定时空变化。此术与本源有关,而本源就是天道规则,是为数不多的能够在第二阶段就可以摸索天道的术法。

其实就连现在的魔刹根本就也还不知道白珠内里有这两样东西,仅仅只是《素经》的下半部分就已经让他达到如此高度,由此可见一斑。

魔刹,现在正值修炼的紧要关头,正在化神初期向化神中期突破,整个过程异常凶险,稍有不慎,几万年的修炼便会化为乌有!当然魔刹早在数千年前就已经为今天的突破做准备了,只见他将这近千年来准备帮助自己突破的法宝依次拿出。

此时整个域外沼泽的天空上方竟然出现了大片大片的气旋,而气旋的方向竟然就是魔刹所在的位置。这时两大护法心中知晓门主正在做最后的冲刺,丝毫不敢有所怠慢。更是积极的准备防止出现各种突发意外。天空中更是电闪雷鸣,气旋的速度更是达到了一个骇人的程度,终于在一个月以后风停了,高塔上面竟然有阵阵霞光弥漫,时而青黑交加,时而金霞漫天。两位护法正不知所措,突然听到一声威严的声音传来,两位护法辛苦了。我已突破问鼎中期,你们功不可没!

这时只听噬魂、噬血两人齐声说道,恭喜门主!贺喜门主!

现在埠阳城那边的密探有什么信息传来吗?只听魔刹问道。

目前还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只是当下,天道宗山门脚下有一个杏花村于不久前不知道被什么人屠了村,而天道宗却认为是我们杀生门干的。我们杀舵曾经派人暗中去打探过,传回来的信息是,从杀人手法等各种迹象上来说确实是我们的人所为。噬血说道。

这时,噬魂却说道,哼!肯定是那帮胆小怕死的窝囊废干的,想嫁祸于杀生门,好让杀生门和天道宗拼个你死我活,而他们坐收渔翁之利。

但是魔刹却是转过身去,什么也没有说就走开了,走远了,只听传音过来:全部格杀,一个不留!

两大护法,面面相觑,可谁又能知道他的心中所想,纵使修为千般苦难也抵消不了那个人在他心中所留的半点苦痛!

天道宗,通天峰

只见在通天峰上有五座比武场地,分别为金木水火土。而再向远处看去赫然就是云海,云海上方就是掌门遁天和一众门派长老们的地方了。只见在云海的上空耸立着四个古朴庄严的大字——天道会武。

据说天道宗每十年一次的新弟子比武大会之所以取名叫天道会武是有原因的,但是具体是什么原因之一门派之中的核心人物才知晓,世人传言皆都是取其字面意思罢了。

这时只听通天峰上六声钟声响起,只见云海上方掌门遁天及门派众人皆起身相迎,原来在此刻六声钟声响起表示有来访客人,而且来客的尊位于掌门遁天平齐!

只见一前一后栩栩走来两队人,前面的是墨儒门掌门玄儒及一众弟子,后面的是炎魂谷谷主独孤岚及一众弟子。只见玄儒和独孤岚互相寒暄一会随即一同登上云海看台,一起与遁天攀谈起来,当今之世,三大门派掌门坐在一起,放眼天下,怕是没有人敢插半句嘴了罢。

遁天本就在化神后期大圆满苦苦修炼了近三千多年,已是半只脚踏入问鼎之境,更是将门派的《素经》修炼到了大乘境界。

而玄儒也是化神后期的老怪,虽说距离问鼎比之遁天稍有不足,但是门派绝学《墨初玄始》已经修炼到了太初境界,更是将门派核心秘法:上古四大禁制——岁月禁、生死禁、破灭禁和魂衍禁修炼出了禁制本源,而本源是问鼎后才能窥探的天道规则,而玄儒现在还只是化神期就已经触摸到了本源,因此玄儒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一旦动用本源,虽说自身必定重伤,但是敌人只要没有达到问鼎,就一定是必死无疑。

炎魂谷谷主独孤岚虽说平时不问世事,但是一身修为却是深不可测,据说百万年前的那场大战,一人力战化神期六人而不落下风,由此可见一斑。更是将门派秘术——火魂道和森罗炎修炼到了太始境界,更是半只脚踏入问鼎多年的老怪。

三人寒暄一过,玄儒和独孤岚便献上贺礼,只见玄儒说,遁天掌门,我今天带来的这个宝物是阴阳镜,该镜自带太极阴阳,你可将此宝物赠予比赛中获胜弟子,有助于弟子修炼。

遁天笑着命人收下法宝说道,你我两家本就同根相连,何必这么客气!

遁天的话音刚落,就听独孤岚说道,我们三家同为世间正道首领,今天是贵派新人比武选拔的好日子,你就不要和我们客气了,我今天带来的是玄魂鉴,该法宝能够保护弟子心智不被妖魔蛊惑,有助于弟子们的修炼。

三人谈笑风生,好不畅快。正说话间,通天峰上突然想起了九次钟声,众人面面相觑,想不出是何方人物到场。这时只见一个弟子过来禀报,但是也足见其神色慌张,只听来人说道,法门和兵门各派一名外事弟子前来观战!

只见遁天、玄儒和独孤岚三人面色大变,法门、兵门,这是已经近乎被遗忘在历史长河里的门派,世上之人只知三大正道门派,和当今魔教众派,但是对法门和兵门知之者甚少。

说起这两门,有太多的沉重,这两门的历史要比当今世上任何一门一派一宗的历史都要长,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在世人面前过多的出现过,因为他们常年驻守在妖灵鬼境。也正是有了他们无私自愿的驻守,才有了当今天下的繁荣昌盛,百姓安康。

据说,法门和兵门其实一开始是没有这两个门派的,其实他们都是从一个很古老的门派蚩神宗分离出来的,一开始蚩神宗委派两人前去妖灵鬼境驻守,用以消灭随时出现在人间的妖兽,但是时间太久了,久到谁也无法记得到底过了多少岁月,渐渐地,这两人不再听受蚩神宗的命令,而是自立门户,一人自立法门,一人自立兵门。但是驻守妖灵鬼境的任务却是从来没有停止过,因此无数万万年来也就渐渐地形成了现在的格局。

法门外事弟子蓝梦参见掌门!

兵门外事弟子云易凡参见掌门!

虽然都是外事弟子,修为也都不如三大掌门,但是遁天、独孤岚和玄儒却是不敢有丝毫怠慢。只听三人说道,不知法门、兵门派人专来参战,我们三人先替当今百姓谢过了!

掌门客气了,我等奉命后是从妖灵鬼境直接赶来的,稍显仓促,还望三大掌门海涵!两个外事弟子低声说道。很显然这两人在妖灵鬼境常年斩杀妖兽,身上的杀气早都已经化为实质,修为稍低的人,会受杀气影响已经力支不撑,有些竟是面色苍白。

易道 下一章

赞(1) 打赏
转载请注明www.lepincn.com乐频的个人网站 » 易道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欢迎来到我的个人网站(lepincn.com)

圈子专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