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乐频的个人网站——Le Pincn's Presonal Website

所谓民主,我们不太习惯。还是打一架,最为实在。

国民党部队腐败到了什么地步?李宗仁在他的回忆录里说,国民党部队的腐败,已经深入骨髓,以至于在抗战期间,李宗仁派下属到军火库去领军火,你哪怕是拿着蒋介石的条子,都要受仓库员的刁难,为什么刁难你?因为你没有给他小费。腐败到了这个地步。
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杨成武在抗战期间,下乡筹集军费,这华北的农村,乡绅们平时打日本喊的凶,可是真正轮到自己掏钱了,却支支吾吾,推推搪搪,最终在酒席上,乡绅们你推我,我推你,都说自己没钱,最终怎么解决呢?谁最富,谁出钱。我干了。你随意。
国民党军队吃空饷。汤恩伯上报人数,领军饷,上面不信,派人过来清点人数,汤恩伯不是傻子,知道你来人就是查我人数,于是汤恩伯从周边的寺庙里,把和尚都押过来,换上军装,和尚和军人一样光头,可以滥竽充数,然而纸包不住火,事情败露,沦为天下笑柄。
《陈赓日记》在1938年6月5日这一天,记录了第十八集团军772团10连指导员制作假发票、报假销的事情,说当时立即逮捕,交军法审判,可见人性都是贪婪,就算在穷孩子出身的第十八集团军里面,贪污现象仍然无法杜绝,自古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是为常态。
冯玉祥所著《我的生活》。冯玉祥看到英国商人在华北开公司养羊,他认为外国人在中国养羊,吃中国的草,最终挣钱的却是英国人,他认为这是“经济侵略”,于是将这家英资公司的羊,全数没收,说这是爱国。
清代时候的中国镖局,最初是雇佣武林高手,押送金银的路上遇见土匪,真刀真枪地干,可是后来镖局们学精了,发现为了挣点钱把小命搭上不值得,索性与江湖土匪谈好:我镖局每年给你上交年费500两银子,你保我全年平安通过,土匪倒也乐意,于是收费会员制。
杀手陈顺刺杀廖仲恺,图的是一万元酬金,然而最终只拿到80块钱,还搭上一条小命。武士英当年为了一千块钱的酬金,去刺杀宋教仁,不料最终只拿到30块钱,而且不久之后,就在狱中被杀人灭口。自古帮人行刺,往往兔死狗烹,这个道理,至今人们还是不明白。
自古屌丝最难拯救,涂国林《狱中记实》1929年,宗教人士到上海漕河泾监狱,向犯人发放慈善食品,犯人将食物拿到手,还没吃完,脏话就已经出口,恩将仇报,天下loser最大的通病之一,就是不懂感恩,宁与贤人吵架,不与屌丝说话,让loser自生自灭,最为妥当。
自古有钱能使鬼推磨,1926年,湖北省公安县,北伐军贺锦斋团长组织冲锋,他说弟兄们,攻城成功之后,每人奖励20块大洋,不料士兵们竟然回了他这么一句:要先发钱,再冲锋。贺锦斋闻之,三观尽毁,然而不得不面对现实,叫人抬来大洋,钱发了,城也攻下来了。
1927年初夏,蒋介石要中国银行借钱给北伐军,中国银行说不借,蒋介石说之前你借钱给北洋军阀,现在我找你借钱你不借,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你是反革命!一顶大帽子扣下来,中国银行吓得两腿发抖,赶紧掏钱了事。
鸦片战争之前,水师副将韩肇庆,也禁烟,也放烟,一边禁烟,一边受贿,禁烟是本职工作,不做就没有权力,没有权力就没有钱,所以必须做,但是钱又不能不收,所以也放烟,总之一手禁烟,一手放行,工作报告漂亮,同时发家致富,当清朝的官,就是这么好。
1939年11月11日《唐纵日记》:党国要人存到香港英资银行里的钱,一亿元以上的有三人;一千万以上的有三十人;一百万元以上的有五百人,这批财富足以供国军抗日整整一年之用。为何存到香港?为了亡国跑路做准备。嘴上说的抗战到底,其实都是骗你的。
辛亥革命上海光复,革命党人争抢沪军都督的位置,说是开会投票,民主选举,然而不料,选举大会变成了骂娘大会,其中革命党人黄郛掏出手枪,威胁异议者;革命党人刘福标则扬言要“炸了会场”,大会不欢而散。所谓民主,我们不太习惯。还是打一架,最为实在。

这篇文章充满泥土味!最真实!听惯了所谓大部分都是好人之类的鬼话!人性恶,自古如此!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www.lepincn.com乐频的个人网站 » 所谓民主,我们不太习惯。还是打一架,最为实在。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欢迎来到我的个人网站(lepincn.com)

圈子专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